极速赛车

目录

|

书签

设置

手机阅读

扫二维码

传奇阅读客户端

下载手机版
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
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。

第四回 是君非君情难辨(2)

小说:兵器谱 作者:凡尘字数:3256更新时间:2019-10-28 15:46:02

说来也甚是奇怪,如今已是冬天,本不应该有雷雨,后半夜偏偏炸下几个响雷,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在天空盘旋。

一行人正行处,又是惊雷响起,白秋雨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足底生起,霎时间如堕冰窖,心口绞痛难当,口中哼了一声,跌倒在路上。陈离虚本来赶着马,慌忙扔下马鞭跳下车查看,触手处白秋雨身如冰雪,浑身战栗,急忙问道:“白兄,你这是如何?”白秋雨道:“给我酒!”这时马车停在道旁,兄弟四人围着白秋雨不知何故,白秋雨平日里并无异样,倏然这般叫人如何不惊心,连江玉浓也抱着孩子下车查看。

兄弟四人隐约听白秋雨说要酒,可这荒郊野外又离了酒家哪来的酒,又想:“莫不是白大侠病糊涂了,这当口却吃什么酒。”这时雷声不绝,眼看就要下暴雨,陈离虚道:“大嫂快上车,莫要受了风寒。老二,你背着白大侠,咱们尽快前面找个避雨之处。”

众人遗言行事,那偷银子的女子换由西门兑扛着。前夜星光微弱,好在一路行去皆是大道,也不肖火把,此时虽然星月具已湮灭,但雷电交作,路上照得白昼一般,雷电下只看到山巅的黑云泼墨一般翻滚。众人行出里许,雷震远实在抵御不住白秋雨身上的寒气,停下道:“不行了,白大侠浑身冰块一般,大哥,你换我一换。”如此又换了陈离虚背负白秋雨,雷震远赶着马车,又行出两里外,霹雳一声响,照见前面山坳处有一座庙宇,庙宇前一块石碑丈许高,上面三个篆字刻着“将军庙”,雷震远朗声道:“大哥,前面有躲雨的地方。”

极速赛车其时陈离虚也顶不住白秋雨身上的寒气,冷得牙齿不停的打颤,郑坎一边瞧着,忙替换陈离虚背起白秋雨向前奔去。那庙宇庙宇利仔山腰处,不一时便到了庙外,这是看那石碑岂止丈许高,少说也有三丈高,上面除了刻着将军庙三字,旁边还有数行小字。只是大雨将至,众人不及查看,卸了马车慌忙进了大殿。

这庙宇下临长江,众人刚进大殿,门外便风雨交加,江里的水位眼看着便高了两丈。找来柴火点燃,将白秋雨放在火堆旁取暖,这时环顾店内,这庙宇也不小,正对大江立着一个近三丈的青铜像,那青铜像作将军模样,身披甲胄,腰间悬着一柄长剑,神态甚是威武。

众人只是粗略观之,心下实忧心白秋雨的生死,只听白秋雨口里喊着:“师妹,师妹…”江玉浓叹息一声,道:“真是苦了白大侠,哎,眼见心爱之人嫁了旁人,自己却不敢承认是自己,想那世间多少薄情寡义之辈,偏偏害苦了这痴情人儿。”

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丑脸汉子,身上披着蓑衣,头上戴着一顶斗笠,腰间斜插着一柄东岛浪人的倭刀,右手却提着一壶酒。泰山四侠上前拦住,那人道:“你们放心,我是来救他的。”将酒灌了两口到白秋雨口中,低低道:“可怜的秋雨哥哥,你这又是何苦。”眼中偷偷流下一滴泪水。

此时雷雨更大了,白秋雨喝了酒,身子渐渐暖和,那丑脸汉子放下酒坛,紧紧抱着白秋雨,道:“白大侠就有劳诸位了,我还有事,就此别过。”他虽如此说,但却抱着白秋雨好像不愿离去,就好像怀里抱着自己的情人,过了片刻才大步向外走去。

他刚到大门外,迎面一人撞上,随即一人叫道:“妹妹,你怎么啦?”原来忙不迭跑进来两个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,被撞上的是个女孩。那那兄妹二人站定身子时,那丑脸汉子却已经消失的雷雨中。

极速赛车兄妹见庙内燃了火,上前施礼,然后烤火烘干身上的衣服。那女孩满脸疑惑,问道:“这般大雨,那位婶子怎的还冒雨出去了?”她此言一出,非但泰山四侠一行人大惑不解,就连她哥哥也不解,说道:“妹妹你装傻了吧,那明明是个大叔。”女孩道:“不对,他身上的味道与咱娘身上的味道一样,一定是个女的。”

刚才众人心下焦急白秋雨的生死,并未留意那人竟然是个女子,就连同为女子的江玉浓也未疑心,此时听这小女孩说来,再回想他抱着白秋雨的样子,不正是抱着自己的爱人一样吗?其实那人可以隐瞒自己的身份,身上少有施脂粉,常人难以察觉,若不是与那小姑娘撞个满怀,也闻不到那淡淡的香味。

江玉浓这时叹息一声,道:“这世间难得还有人这般深爱着白大侠,只可惜白大侠心里只有他师妹,只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人对自己的心意吧。”

众人见白秋雨脸上渐渐有了血色,随即渐渐醒转。倏然那小男孩儿说道:“前辈好像是中了天山的冰蛛毒。”众人无不骇然,传闻冰蛛生于极寒之地,常在万丈玄冰下生存,一见阳光即化为冰尘,虽然奇毒无比,但却无人能中此毒。白秋雨脸露微笑,还是那么洒脱,道:“你这娃儿倒是极有见识,你怎会知道的。”那男孩儿道:“我见过天山有一种治疗内伤的灵药千机子,其实也不算是灵药,说道根本应该算是毒药,是一种用毒药压制内伤的法子,虽然有起死回生的功效,但那人也不过数月活命,我看到你脸上隐隐有青气,想必是中了千机子的毒。”白秋雨又喝了口酒,笑道:“小小年纪知道的倒是不少,你应该是临江城梅岭的人吧。”兄妹二人也不掩饰,点了点头。白秋雨又道:“那你说说,我中了千机子的剧毒,又如何跟冰蛛扯上了关系?”男孩儿道:“我听爹娘说过,千机子的毒药其实有药可解,当年天山前辈厉霄雪曾说过,天山万丈玄冰下活着冰蛛,只有冰蛛能压制千机子的毒性,但务必拿捏得恰到好处,否则非但不能解毒,两种毒药在体内相辅相成,想要解毒万万不能。”

说道这是,门外蹄声隆隆,近来几个湿淋淋的汉子。那兄妹二人回头看去,见是自己爹妈和梅岭的家丁,起身上前撒娇。众家丁在屋檐下栓好了马匹,进殿拱手道:“如今冬雷震震,湿了衣衫,诸位借火一用。”白秋雨道:“久闻乌丝崖前,梅花岭上梅公子伉俪,今日幸会了。”那人确实是梅长落与夫人童丽,夫妻一怔,见这一行人不像是本地人,自己夫妻少有在江湖露面,他怎会认识自己。梅长落道:“江湖人抬爱了,不知兄台如何称呼。”白秋雨道:“在下神女峰白秋雨,这四位是泰山四侠,这位是侠盗云雁鸣之妻江氏。”众人一一见过,梅岭的家丁在旁边又点了另外一堆火取暖。

梅长落听到神女峰白秋雨的名字,不由得一怔,道:“白兄与莫兄可好?”白秋雨道:“陈年往事不提也罢。”梅长落道:“哦,是,是!不过,昔年我曾在武当山见过兄台,怎的如今这副模样?”白秋雨苦笑着摇摇头,想要说什么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这时外面又是马蹄声响,接连进来了四五波人,大殿内霎时间被挤得满满的,有的人身上还带着伤口,形状狼狈至极,口中怨声四起。倏然泰山四侠起身亮出兵器,上前拦住十余个汉子,道:“真是冤家路窄,胶东一别,没想到却在此处见面吧。”

白秋雨瞧去,见是那晚在胶东客栈中横行霸道逃难的人。这时江玉浓也已经瞧见了这一行人,抱着孩子上前,眼中露出恨意,道:“你们连同曹家害我夫郎,今日却又怎么说!”其中一人甚是不以为意,道:“你这婆娘,你男人不就是个偷鸡摸狗的吗?曹家杀了便杀了,天下还缺男人吗,却来找我等晦气,那日你与这这个野男人纠缠不休也就罢了,今日爷们正好闲着,让你去见你那死鬼男人!”

泰山四侠听他言语轻蔑,便要动手,江玉浓道:“慢着,你们这几个曹家的狗腿子,应该知道他们的下落,今非昔比,你还是说了的好。”那人倏然哈哈大笑,但只笑了两声,笑声便停止了,咽喉上已经插了一把滴着鲜血的柳叶飞刀。殿内火光闪烁不定,众人根本没见到这把飞刀是如何插入他脖子里的,无不骇然。其实泰山四侠从阵法中已经领悟了诸般使兵器的法门,刚才西门兑这出刀的手法,其实正好占据了独特的方为,又是出其不意,这才让人觉得手法诡异。

那十余人其实并不知道曹家父子的的行踪,曹家灭门之事实在仓促,随即各自也都莫名其妙招了毒手,一路上又有人追杀,否则也不至于大半夜还这般奔。如今气不打一出来,竟然被眼前这四个武功平平的给杀了一人,前面三人操起家伙就要上前,但兵器还未出手,人就都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。泰山四侠演练阵法习惯了,只要对敌,皆按方位布阵,此时旨在报仇,出手便是杀招,是以那些人根本来不及出手,就死在兄弟四人的手里。余下七人心中万分不解,这四人武功平平,但只要出手,好像都无法躲闪,当真奇怪,向前在胶东时也曾与这四人交手一次,若不是有个丑脸汉子使一把倭刀相助,这四人只怕早被杀了,如今相隔月余,武功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同,但就是让人看不透他们兵器出手的方位。

  凡尘说:

        

2
  • 88传奇币

  • 588传奇币

  • 1888传奇币

  • 5888传奇币

  • 8888传奇币

  • 18888传奇币

立即打赏极速赛车

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

  • 1

  • 2

  • 3

  • 4

  • 5

  • 全部

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

立即投票

忘记密码?注册新帐号

使用合作网站登录